鲁迅热恋时的广州美食地图(下)
  • 2017-03-22
  • 本站
  • 作者:钟洁玲
阅读量:1014

五、“相睇”地陶陶居
  鲁迅与许广平去过,至今仍在,没有迁移或改换门庭的酒家只有陶陶居。
  广州无人不识陶陶居!
  陶陶居位于西关第十甫繁华热闹的步行街上,是广州老字号里的明星酒楼。我每次经过它门前,总见大批中老年粉丝在门前排队候位,靠近大门的大厅前端已经腾出一片空地供候位者歇息,但仍无济于事。
创建于1880年的陶陶居,一百多年来有太多的故事和传说。我们看到的建筑是1925年由接手这里的饮食界巨子谭杰南招股集资而盖的。
  陶陶居是广州第一间兼营茶市和饭市的酒楼。楼下大厅以散座为主,设有柜台售卖饼饵。二楼前端是散座,后端是厢房,名为“和凝别馆”,内中又分为“霜华小院”和“濂溪精舍”,四壁挂着名人字画,从前是文人墨客、粤剧班主、大老倌、开戏师爷碰头聚会的场所,江太史是这里的常客。
  三楼以“八阵图”形式设座,回环曲折,北厅是高靠背厢椅的座位,即使站起来也看不到邻座,有私密性质。
  1927年3月18日,鲁迅与许广平来这里喝过下午茶。
  巴金也来过,在巴金印象里,这里的卡位就像八阵图,是富贵人家讨妾侍的“相睇”地。
  睇是广州话的“看”,相睇就是相亲。
  广东著名作家陈残云的长篇小说《香飘四季》,就有一段描写农村妹想嫁到广州,到陶陶居来相亲的故事。作家把一幕狗血相亲闹剧,安排在陶陶居的二楼厢座里。
  陶陶居自诞生以来,上演过无数悲喜剧。最具戏剧性的就是相亲,老男小女或青年男女,一生大事就在这里敲定。
  陶陶居的传统名菜有:陶陶一品鸡、翡翠麒麟鱼、酥炸彩云虾、八宝鱼云羹及后来的香娘米饭、越国公煎碎金饭等;名点有鸳鸯蛋挞、薄皮虾饺、金钱鸡夹、蟹王干蒸以及“陶陶居上月”月饼,中天角黍、巨型粽王等。

六、烹鱼言情
  许广平最擅长的可能是做土鲮鱼了。
  土鲮鱼是珠三角一带水塘里面最粗生粗长的“四大家鱼”之一。一般人对鲮鱼是又爱又怕:鲮鱼身上的肌间骨刺特别多,幼细如丝,吃时特别麻烦,但肉质又特别嫩滑鲜美。俗话说:鲮鱼好食刺难防。
  还有人用“土鲮鱼”作为一种隐语,比喻那些到大户人家作女佣的自梳女——“顺德妈姐”。顺德妈姐是一群有高超技能的不婚女人。她们厨艺高超,又守身如玉,到大户人家里当高级女佣,遇到纨绔子弟纠缠,总能想方设法摆脱,因而被垂涎三尺而又徒呼奈何的土财主戏称为“顺德土鲮鱼”,美味,但刺多,亲近不了。
  鲁迅刚来广州,许广平就带了4条煎好的土鲮鱼送给鲁迅。
  为什么是煎鱼?在家里吃时可蒸可煎可煲汤,外带则煎鱼方便。煎鱼需要一定技艺,首先是把鱼宰净,放细盐稍腌,等镬红下油放姜葱爆香,再放鱼,火候必须控制好,鱼身要翻转两面煎至微黄为止。为了防止鱼皮煎烂,净镬后下油之前,先用一块姜把镬刷一遍。煎出来的鱼,干身香口便于携带,外酥里嫩,适合下点小酒。而且鱼身完整不易碎开,看上去美观,是一尾一尾排列的,也容易剔出鱼肉里的幼刺。
  吃土鲮鱼需要有耐心。恋爱中的女子会在这个时候表现她的温柔:用筷子夹起一小撮鱼肉,用指尖拔出如丝般幼刺,再递到爱人碗里或直接送到爱人嘴里。可以想象,鲁迅是喜欢吃的,一边吃一边称好。广平受到鼓励,过了6天,又带来6条土鲮鱼。
  多了?不是好吃吗?那就多吃点吧。


七、“七夕”情人节
  鲁迅只去两次高第街。第一次是到达广州的当晚,到高第街找许广平,许广平当时暂住嫂子家里。
  第二次前往高第街,是1927年8月2日。这一天是农历的七月初五,距离“七夕”还有两天。“摆七夕”(摆七巧)开始,高第街张灯结彩,一派节日气氛。鲁迅由许广平引着,走进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高第街。
  这是意味深长的一晚。
  广州的七夕与婚俗有关。这是女孩子最神圣的“祈爱节”——祈祷爱情降临的节日。
  这个节日筹备期近一个月,从农历六月中旬开始。临近七夕,还要斋戒三天,七夕以初六深夜为界,分成两段:前一段是“摆七夕”,后一段是“拜七姐”。前后有三四天。在广州,最讲究七夕风俗的,是西关和南关。高第街就在南关。
  七夕叫乞巧节。乞巧是向织女乞求一双巧手能做出巧艺,这多数是通过针线活体现出来的。有一双巧手,来日嫁个如意郎君。
  摆七巧,从初五白天摆到初六深夜。先把4至8张八仙桌拼好,铺上桌布。上面摆上小巧玲珑的工艺品,这是女孩子们的作品,为此小女生各显神通,或做出“牛郎会织女”“三英战吕布”整套故事人物,或用芝麻砌成花瓶、台椅,或用通草制作花鸟等小巧玲珑的工艺品,或做些袖珍花瓶、文房四宝,还有小果盘、小梳妆盒、小观音、小花灯等,任由街坊参观、评价。
  许广平是勇敢的。七夕前,领着爱人回到高第街。这是女孩子祈祷爱情的节日。
  按例,初六晚上还要“拜七姐”。各家把八仙桌放到中庭,摆上秧苗、花瓶、香炉。这个秧苗特别有意思,一定要有两盘,一盘是禾秧,一盘是绿豆秧,这是提前泡水发芽而成的。花瓶上插着丝柳、黄皮叶、楼兰香、千日红、米仔兰、朱槿等鲜花。中间摆水果盘,用龙眼、杨桃、油柑子、鸡心柿、香蕉、白榄、桔子、石榴、菱角、莲藕砌成各种形状。还用红白黄及豆沙馅做小饼,捏成棋子状,砌成“七层塔”或“九层塔”。再摆上一盘清水。
  夜深了,姐妹们梳洗整装之后,鱼贯地向着摆满供品的祭桌上香,默默地许愿。
  二更以后,再点一次香,全家向天跪拜。焚烧7份女儿梳妆盘和一顶牛郎帽,之后分享水果,讲述牛郎织女的故事。
  初七中午设荤席,名为“开斋”。
  有些地方,七夕当晚才向天跪拜。有钱人家,请道人念经开坛;请戏班演剧或名伶演唱助兴,通宵达旦。到初八晚散集。
  这天晚上,鲁迅、许广平看完“摆七夕”,也按七夕风俗去晋华斋吃了一顿素菜,过他们的“七夕”。

 八、爱西餐的鲁迅
  除了去陆园茶室,鲁迅去得最多的是国民饭店,一共5次。
  国民饭店是西餐厅,在惠爱路(今中山五路一带),今天已荡然无存。鸦片战争之后,西方诸国纷纷到广州来,开洋行,做贸易,西式饮食兴起。
  1927年在广州吃西餐的人,主要是“外企”白领,包括会说外语的银行、粤海关、邮政局高级职员,以及各国政府的外事机构人员及城中富家子弟,还有部分高级知识分子。这是一个高消费群体。与此同时,还有军政界要员、工商界老板因与外商交往频繁而展开西式公关酬酢活动。广州西餐业兴旺起来。
  西餐店与中餐店最大的不同在于环境布置,追求一流装潢,店堂高大宽敞,色彩和谐,室内灯光柔和,座席舒适,清静幽雅,客人可以随意点播轻音乐和世界名曲。部分国人与其说喜欢西餐,不如说是喜欢西餐馆的格局氛围,还有那种身份感。
  鲁迅去过又保留至今的西餐厅,最著名的就是太平馆。
  1927年7月16日,鲁迅陪着许广平逛街买草帽。买完,到永汉路(今北京路财厅前)的美利权吃冰酪,估计这是许广平爱吃的,但冰酪雪糕都不能当饭,所以中午就到隔壁的太平馆午餐。今天,太平馆与美利权同属一家,在同一座建筑物内,美利权在一层,太平馆在二、三层。
  有着150多年历史的太平馆,创始人名叫徐老高,原是沙面洋行厨师,后辞职到街头煎牛扒叫卖,又从大排档做到登堂入室,让太平馆成为“广州西餐第一家”。
  这里最出名的菜是瑞士汁乳鸽、烧乳鸽、焗蟹盖和葡国鸡。曾来这里光顾的要人有:蒋介石、李宗仁、宋子文、陈济棠。周恩来与邓颖超于1925年8月到此举行了简单的婚宴,如今墙上有大幅二人合照,打开菜谱,首页就是“总理套餐”“总理夫人套餐”。

想吃蛇,尝龙虱
  《两地书》是我见过的情书里面最隐晦最含蓄的,没有之一。
  也许正如书单说的,鲁迅“考虑到自己的年龄,自己已有包办婚姻以及师生恋这样的关系,一直保持克制”;或者是因为在20年代,作为新派人物,鲁迅与许广平都不屑于在情书里面“卿卿我我”,也不会铺开笔墨谈感官享受。他们就用了一种超级隐喻,在文字背后的背后,示爱。
  从字面看,这些“情书”谈事谈人而不谈情。
  但据专家研究,鲁迅从厦门匆匆辞职前往广州,更主要的原因是被爱情吸引。“陷入热恋的鲁迅晚上写完给许广平的情书后,常常等不及第二天早上,常常在深夜越过铁栅栏去寄信”。我想象着一位身高不足1米6、穿着长袍的46岁斯文先生,乘着深夜无人越过铁栅栏的场面。他已不年轻,早过了擅长运动的年龄啊,身手难以敏捷,他的长袍一角一定会挂在铁栅栏的尖钩上的。
  多么狼狈感人!
  来广州之前,鲁迅在厦门大学任教。
  有一天,同事带来了“桂花蝉”和“龙虱”。鲁迅在信中告诉许广平,“样子实在好看,但没有一个人敢吃”。碰巧这天在饭店里遇着一对广东夫妇,提及“桂花蝉”和“龙虱”好不好吃时,这对夫妇争执起来,男的说好吃,女的说不好吃。甚为有趣。鲁迅就问许广平:你吃过么?什么味道?
  “桂花蝉”和“龙虱”明明是不好看的,前者是蝉,后者形似蟑螂,鲁迅硬说它“好看”,分明是“爱屋及乌”,向爱人表达亲近。因为这两样是广东人所爱,许广平所爱,他才这么含蓄地调情。

  许广平果然是个食家,她在信中告诉鲁迅:“桂花蝉顾名思义,想是香味如桂花,或因桂花开时乃有,未详。龙虱生水中,外甲壳而内软翅,似金龟虫,也略能飞。食此二物,先去甲翅,次拔去头,则肠脏随出,再去足,食其软部,也有并甲足大嚼,然后吐去渣滓的。嗜者以为佳,否则不敢食,犹蚕蛹也。我是吃的,觉得别有风味,但不能以言传。”
  一旦看到许广平吃龙虱,鲁迅就在在另一封信里面说:“我还想吃一回蛇,尝一点龙虱。”
  外地人称广东人是“南蛮”,是因为广东人敢吃蛇虫鼠蚁。广东素有杂食传统,吃蛇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的汉代;而制作蛇羹上市,可以追溯到800年前的南宋。广州人尤其擅长烹蛇,且把蛇肉当作席上珍馔。
  民国时期,曾有北方藉议员到江太史家饮宴,席间尝到美味异常的一碗汤羹,吃完一直追问那是什么,当听到那是“蛇羹”时,马上反胃呕吐晕倒,要送到医院洗胃抢救。可见,吃蛇是多么可恐怖的一件事!
  但如果爱人吃蛇,那么,不管它多么可怕,我也“吃一回蛇,尝一点龙虱”。见了桂花蝉都怕的鲁迅,有一天告诉你要吃蛇,这不就是明示:为了爱,我准备赴汤蹈火啦!

 

  2016年10月18日广州

  参考文献
  鲁迅《鲁迅全集(第十一卷):两地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11月第1版,北京
  鲁迅《鲁迅全集(第十六卷):日记》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11月第1版,北京
  陈基,叶钦,王文全主编《食在广州史话》,广东人民出版社,1990年11月第1版,广州
  刘志文主编《广东民俗大观》(上),广东旅游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广州
  龚伯洪《百年老店》,广东科技出版社,2013年8月第1版,广州

  原创文章/钟洁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