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现代文学小说在社区景观设计中的作用
  • 2017-02-17
  • 本站
  • 作者:周尚意 林钰源 唐顺英
阅读量:750

地方性是一个地方的独特性,地方第一本性来自地方固有的自然环境;第二本性来自本地不可移动的,且对后续发展具影响作用的实体要素,例如景观;第三本性是根植于此的历史事件或文本。描述一个真实地方的文学作品,则是形成区域第三本性的文本来源,同时也影响到实体要素的建设。若该类作品流行一时,甚至流传后世,则成为塑造地方的文学作品。本文选择北京天坛街道的金鱼池小区,分析老舍的《龙须沟》对其景观设计的影响,以及延伸的对该地地方性的影响。

一、文学作品与地方性的相关研究

文化地理学对文本的研究日益重视,文本解读地方意义和理解地方景观的重要依据诗歌、小说、故事、传说等文学作品是重要的文本形式。它们体现了作者对所描述地方的理解,其流行或流传,也体现了读者对作者对地方解读的认同。这样的认同过程,会影响到地方景观的建设,而景观作为另一种文本形式,继续强化地方意义。

(一)文学作品是理解地方的一把钥匙

文学作品帮助人们用文字梳理地方的景象。当混沌的万物被梳理清晰后,人们就得到了理解地方的钥匙。文学作品是在人们心中建构地方的钥匙。马克·布罗索认为,文学作品通过对生活场景的描述,能够帮助读者了解一个地区的地方特色。例如,许多读者就是依靠托马斯·哈代的作品,建构起对英国西萨克森地区的映像。1948年达比评论到:“(哈代的)小说具有内在的地理学属性。小说的世界由位置和背景、场所与边界、视野与地平线组成……任何一部小说均可能提供不同形式、甚至很有价值的地理知识,从对一个地区的感性认识到对某一地区和某一国家的地理知识的客观了解”。约翰·帕特森和伊万杰琳·帕特森(Paterson & Paterson,1981)分析了玛丽·韦布(Mary Webb)的小说,他们认为小说一方面向外人展示了地方的风土人情,另一方面又向本地人展示了他们习以为常却没有意识到的地方特性。小说中描写的景观通常具有象征意义,代表着现实世界英国文化地理学家迈克·克朗在《文化地理学》一书中指出:文学作品不能被简单视为是对地方的描述,很多时候是文学作品帮助创造了地方,提供了认识世界的不同方法,展示了包括情趣景观、阅历景观和知识景观等在内的各类地理景观,使读者认识到一个地方的独特风情或特色

文学作品对地方的描写具有主观性,“小说的真实是一种超越简单事实的真实,这种真实可能包含甚至超越了日常生活中所能体现的真实”当作品的主观性为读者普遍认同,则成为流行,或经典。这个点击到人们内心共鸣点的主观性描写,正是一把理解地方的钥匙。伊恩·库克认为文学作品能够唤起读者对地方的感知和共鸣,虽然它不可避免带有作者自身的主观见解,但文学作品仍是地理学者研究地方的重要材料玛格丽特·德拉布尔提到“每一部作品都是对作家自身、他生活的时代以及描述的地方的记录”,通过阅读文学作品可以从作者的视角观察地方,甚至能够影响读者对于特定景观的感知。例如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的诗歌《咏水仙》(I Wandered Lonely as a Cloud),描述了英国昆布兰湖区景观,并赋予湖区浪漫主义地方特色,那些具有浪漫情怀的游客来到此湖,不仅欣赏自然美景,更是分享诗人主观营造的那种浪漫意境。再如,戴迪亚·德莱塞分析了1884年问世的小说《拉蒙纳》,他认为小说描述的南加利福尼亚的景观对当今的旅游业发展具有很大的影响力

(二)文学作品寄托人们对地方的精神诉求

文学作品的价值取向代表着人们对地方空间秩序的精神诉求。迈克·克朗认为:文学作品不仅描述地方,还或多或少揭示了地理空间的结构以及其中的关系如何规范社会行为肯尼斯·奥尔维格提到,人们在书中看到的地方,不仅仅是地方本身,还包括了我们对地方的想象和期盼,而文学作品便为我们提供了这样的地方。例如威廉斯·劳埃德研究了19世纪末期描写波士顿的若干都市小说,他认为小说对居住区、公共空间景观的描写揭示了城市社会阶级结构、制度文化以及市民与城市间的关系,作品展现了作者对不公正的空间安置的批判。

保留地方记忆也是人们的一种精神诉求。文学对于人类记忆的重构,是丰富而复杂的。它指向个人,也指向历史,更指向民间。从某种意上说,文学既是人类记忆的产物,也是人类记忆的组成部分。柏林文学之家奠基人哈特穆特·艾格特(Hartmut Eggert)在评论赫塔·米勒的创作时说:“文学的一个功能是承载文化记忆。她书写了他们那一代人的文化记忆。如果不被写进小说里,可能就会被修正过的历史书忘记了。”文学作品是人们对城市记忆的重要的载体,它的存在,投射了地方的精神诉求。

(三)文学作品是地方景观重建的重要参考

一个地方的景观重建可以参照过去的照片、规划图等,复制出原来的摸样。但是由于经费的约束,不可能完全重建;由于地方功能的变化,景观功能也会发生变化;由于经济的发展,一些景观需要淘汰。那么景观重建中的取舍和新景观的创造需要有一些依据,而文学作品提供了重要的参考。帝摩斯·奥克斯认为可以将文本中体现的地方性与现实中的地方进行比较,用以检验、校正重建的社区。然而他没有提出如何校验。而下面两位学者提出的方法,可以指导我们使用文学作品重建地方景观。德洛丽丝·海登认为在城市社区重建过程中,应注重保护那些在文本、故事中记录的景观,从而保护地方性。她还提出,当原有建筑已被破坏时,可以通过创作面向公众的艺术品,展示地方的历史和地方性。她举了一个例子,美国历史上一个从女奴隶,变为成功的商人的传奇人物比蒂·梅森(Biddy Mason)所在的社区重建。梅森的家在一个多世纪后已经变为停车场,文件和照片中的社区景观已不复存在。美国洛杉矶有一个致力于保护洛杉矶市中心的历史城市景观非盈利组织叫“地方的力量(The Power of Place)”,它尝试将历史场所的记忆与城市景观建立起联系,该组织在梅森家原址附近的步行街旁设立展示梅森生平的展示墙,墙上展示的图片等文本,可以帮助人们建立历史感。该景观则成为当地人向外人展现梅森追求人生自由、自强不息、乐于助人的优秀品质的地点,也成为当地人引以为自豪的社区精神财富。杰弗里·布里杰精炼地提出,(景观建设)要从文本中挖掘社区的地方性,并以之作为社区精神凝聚的依托

关于北京的文学作品很多,但是以一个真实的地点作为描写的作品并不多,老舍先生的《四世同堂》、《龙须沟》则是以真实的地点为故事背景的文学作品。三幕话剧《龙须沟》以龙须沟附近一个破院中的几家人为核心人物,描写他们的生活以及解放后龙须沟的改造与变迁的情况。本文将分析老舍的《龙须沟》对北京金鱼池小区重建的决定性作用,并评价这种作用的好坏。

二、《龙须沟》与金鱼池社区景观建设

(一)金鱼池地区与龙须沟简介

晚清时期,北京城内最下层的贫民主要集中分布在两个区域,一个是内城里的钟鼓楼一带,这里多是乞丐的聚集地;另一个是南边外城的天桥一带,这里主要住着各色卖力气、耍手艺的底层穷苦人。金鱼池位于天桥地区东部,龙须沟是贯穿天桥地区东部的一个城市排污沟。龙须沟的演变过程。龙须沟最初是建天坛和山川坛(先农坛)时为了排泄雨水而开挖的,东起西草市街、经过永安桥、天坛、红桥,再由天坛北墙外折向东南,与三里河合流后,经左安门内的洼地(今龙潭湖),最后出城汇入南护城河。直至光绪年间,龙须沟还是一条清澈的水沟,附近坑洼多,非常荒凉。仅有的人家在此挖掘小池养金鱼贩卖,由此得名“金鱼池”。后来随着贫苦百姓的不断迁入,垃圾在沟岸堆积,污水向沟里排放,最终将龙须沟变成了一条臭水沟沟边也沦为不折不扣的北京最大贫民窟。金鱼池和龙须沟附近没有一座像样的瓦房,也没有一条像样的街道,居民们喝着肮脏的井水,忍受着下水道的臭气1952年2月,北京市政府决定将龙须沟这一外城最大的污水沟作为最先整治对象,成立龙须沟工程处。该工程铺设了下水管线,在管线上修建了柏油马路,修见了公共厕所,铺设了自来水管线,大大改善了居民的生活条件。自那之后,这里成为低收入居住区改造的样板地区。如今这片地区隶属于北京东城区天坛街道下的金鱼池社区。

 1 1950年龙须沟、金鱼池在北京外城的位置

注:转绘自《1950北京市街道详图(复制版)》,中国地图出版社,2004

(二)作品描写与景观重建对照

今天的金鱼池小区自1949年后,经历了三次大的景观重建,这三次景观重建是伴随着社区改造完成的。第一次是1952年的龙须沟改造;第二次是1970年的简易楼修建;第三次是2001年危旧房改造,它属于北京危旧房改造项目之一。第一次主要是公共卫生环境建设,将疾病滋生的明沟,改变为暗沟。第二次主要是住房面积改善,将一些破旧的房屋改建为简易的三层楼房,部分扩大了居民的居住面积。第三次主要是各种公共设施和市政设施的配套,小区建立了居民的活动中心、教育中心、医疗服务设施、车辆停放场地及超市移到地下,居民生活及采暖全部采用清洁能源,同时考虑了历史文化和美学意义。在第三期改造中,建筑依照传统的街巷院落(类四合院)组团,形成开放式的“街坊”居住模式,注重人居环境的塑造。考虑到“天坛”这一世界文化遗产的历史氛围,部分恢复明清时代的“金鱼池”,将居民生活用水经过二次处理后注入池中。除了部分恢复金鱼池外,其他改造方式在北京城市许多地方都可以开展,并非金鱼池小区的特色景观。如果一个小区没有自己的景观特色,这个小区就没有地方的文化资本。《龙须沟》为小区景观设计带来了什么启发?首先让我们看看作品对景观的描写,一种形式是场景描写文字,另一种形式是人物对白。

对老龙须沟的描写:

这是北京天桥东边的一条有名的臭沟,沟里全是红红绿绿的稠泥浆,夹杂着垃圾、破布、死老鼠、死猫、死狗和偶尔发现的死孩子。附近硝皮作坊、染坊所排出的臭水,和久不清除的粪便,都聚在这里一齐发霉,不但沟水的颜色变成红红绿绿,而且气味也教人从老远闻见就要作呕,所以这一带才俗称为“臭沟沿”。

                                               ——《龙须沟》第一幕场景描写

剧中人对龙须沟改造后面貌的憧憬:

疯子……现在咱们这儿有新沟老沟两条沟,一前一后夹住了咱们的院子。新沟是暗沟,管子已经都安好,完了工啦;上面修成了一条平平正正的马路。二嘎子跟我说:赶明儿个,旧沟又咵喳咵喳地一填,填平了,又修成一条马路……。

                                               ——《龙须沟》第三幕第二场

疯子: 四嫂,我跟二嘎子又研究出来,咱们这儿,还得来个公园。

二嘎子:把金鱼池改作公园,周围种上树,还有游泳池,修上几座亭子,够多么好啊!

                                               ——《龙须沟》第三幕第二场

景观建设与作品的对照:

l 过去的臭水沟无法保留,代之的是小妞子的塑像,设计师用这个不幸落水身亡的小姑娘命运,体现不平等的社会中,城市贫民区生活环境的恶劣。

l 龙须沟改造为暗沟,上面修上了平坦的马路。两侧绿树成荫。

l 部分恢复的金鱼池和周边绿地成为小区的一个准公园。

 

 2 金鱼池与小妞子雕像

注:拍摄时间:2013-03-24  拍摄者:侯文潇

(三)作品与景观意义定位

《龙须沟》是歌颂新中国的代表性作品。老舍1949年12月从美国回来后,看到新中国的建设,热情高涨。老舍曾经站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讲台上,慷慨激昂地表示:“我本是个无党派的人。可是,我今天有了派。什么派呢?‘歌德派’。”他认为新中国在百废待兴的时期,政府将城市建设的有限资金投入在一个城市贫民的社区改造上,体现了人民政府对人民的关心。《龙须沟》剧本写出后,话剧界行内人士并不看好,认为过于政治化,而周恩来认为这恰恰是党所需要的作品,新政权要在城市里扎下根来,仅让人们学习社论不行,需要文艺作品帮忙。然而,正是由于作品的政治性,为金鱼池小区增加了历史价值的分量。

作者通过赵老的台词,更直接地道明了歌颂新政权的含义:

赵老 好吧,我再说几句吧。政府不修王府井大街,不修西单牌楼,可先给咱们修沟,这实在是件了不起的事。修沟出了点毛病,政府又这么关心我们,我活六十多岁了,没有见过!再者,沟修好了以后,不是就永远不出毛病了吗?人心都在人心上,政府爱我们,我们也得爱政府。是不是呀?诸位?

众人赵大爷说得对!

疯子要没这回事,咱们还不知道政府这么好呢!

                                               —— 《龙须沟》第三幕第一场

在第三期改造中,设计师设计的景观不仅仅是重现作品中的景色,而是专门强调作品给小区赋予的政治意义——这是一个体现人民政府关心民众疾苦的样本小区。

l 老舍雕像肯定了《龙须沟》作品是一部写人民生活的作品。

l 小区文化墙体现了三期改造的政府功绩。

 3 老舍雕像

注:拍摄时间:2013-03-24  拍摄者:侯文潇

 4a 旧貌龙须沟和改造龙须沟浮雕

 4b 旧貌龙须沟和改造龙须沟浮雕

注:拍摄时间:2013-03-24  拍摄者:侯文潇

 5 金鱼池社区各类宣传景观位置图

景观是是记忆和地方的建构联系的在物质文化的领域——景观是最明显的,也是最具展示性的雷尔夫指出:“景观是一个社区共同理念、价值观的表达”。金鱼池小区的景观以文学作品为依据,因此它们不再是某个具体人的记忆,而是用作品中人物的故事体现一类人、一个社会阶层的集体记忆。我们访谈的结果可以佐证这点。

我觉得这些景观,尤其是小妞子雕像能够向现在的孩子们介绍当年穷苦人民的生活,教育孩子们要珍惜现在的好日子。

——30岁母亲

小区里的老舍雕像和那些浮雕让我们觉得这个小区是一个特别有文化的社区,住在这里觉得特别自豪。

——45岁社区理发店主

每年社区文化节的时候都特别热闹,街坊邻居好多都回来,再看看(龙须沟的)故事,听听别人的感想什么的。

——70岁老太太

普通百姓在生活中通常处于一种无意识状态,很少深入思考自己所做的选择和行为的动机。而金鱼池小区根据《龙须沟》的景观设计,使得“追求社会公正”的普世价值观在小区落地,让人们在回忆和对比中,意识到老舍先生歌颂社会空间公正的美好愿望。

三、对依托文学作品设计景观的评价

(一)文学作品为景观设计提供丰富的资源库和设计空间

文学作品中的景致、建筑、人物都可以成为小区景观设计的资源库。金鱼池小区景观设计选取了《龙须沟》话剧中的小妞子作为雕塑形象。若景观安置空间足够大,该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可以支撑设计师设计人物群雕。而群雕的形式可以更丰富地展现底层人群的生活全貌。历史文献也是一种景观设计资源库,但是由于人们对再现历史真实的心理需要高于审美需要,所以依据历史资料设计的景观,比依据文学作品设计的景观更易遭到质疑。

(二)地点明确的文学作品可增加景观的地方性

若文学作品涉及的空间范围比较具体,则依托该文学作品的小区景观设计具有很强的地方性,或地点性,而其他社区不具有更好地体现该作品思想的地理区位。这种地方性增加了社区与其他社区竞争的文化资本,这也是金鱼池小区文化节比周边小区更有内涵的原因。而其他地点不清晰的京味文学作品,例如《那五》很难找到一个确定的社区以景观形式体现其故事和思想。

(三)文学作品确定了小区景观的文化价值定位

每部文学作品都有作者主张的价值观,当这个价值观为人们认同后,则成为流行或流传作品。依据某作品涉及的景观,一定也要体现作品的价值观。由于景观价值观具有普适性,因此这些具象的、空间位置确定的景观,会被小区之外的人群认同,从而使得小区的景观成为更多人的价值观的体现。不可移动景观的公众认同,也会增强小区的地方性。

 

(周尚意: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林钰源: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硕士研究生;唐顺英:青岛大学旅游学院讲师,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