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栈道诗的景观美
  • 2017-02-17
  • 本站
  • 作者:梁中效 张超
阅读量:1560

川陕间的古代栈道是中华大地上可以与长城、大运河相媲美的伟大工程和人文景观。栈道原指沿悬崖峭壁修建的一种道路又称阁道、复道。栈道的修筑始自战国时期,秦国为了向秦岭之南扩张,吞并汉中、巴蜀,开拓大西南、建设大西部战略基地,于公元前三世纪,就修筑了连接秦蜀的千里栈道,所谓“栈道千里,通于蜀汉,使天下皆畏秦。”到西汉前期已有嘉陵故道、褒斜道、傥骆道和子午道、金牛道等多条通向蜀、汉的栈道。栈道是川陕间的交通干线,历代屡屡修建,在经济文化交流和战略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栈道盘旋于高山峡谷之间,因地制宜采用不同的工程技术措施,或凿山为道,或修桥渡水,或依山傍崖构筑用木柱支撑于危岩深壑之上的木构道路,表现了在筑路工程中,适应十分复杂的地形条件的出色的技术能力,展现了与自然山水浑然一体、精巧实用的景观美;栈道从秦汉发展到唐宋,不仅是秦汉王朝建都西部、开拓进取的大通道,是唐宋文化辉煌灿烂、走向世界的大动脉,而且是唐宋诗人履栈体验、抒发情怀的大舞台,展示了险峻深沉、怀古忧思的人文美。栈道的大发展在唐宋,唐宋栈道诗是唐宋文化繁荣的七彩镜,折射出五光十色的栈道景观美。

一、 唐宋栈道诗的自然景观美

栈道盘旋在秦巴山水之间,是美妙无比的自然景观。景观是指某一区域的综合特征,包括自然、经济、人文诸方面。“景观可定义为组成地球表面某部分的物体的组合。当代对景观的理解倾向于把形态与过程、描述与解释、综合与分析结合起来。”古代秦蜀栈道是一条条穿越秦巴山地将关中盆地、四川盆地联系起来的网状交通道路体系,如果说秦岭南北的四川盆地、汉中盆地、关中盆地是三块镶嵌在中国大陆二级阶地上的碧绿宝石,那么贯通南北的多条栈道恰似飘荡在秦巴山地绿色海洋之上、联系这三块宝石的文化彩带,构成了中华大地龙首地带最壮美的自然景观。

唐代是栈道最繁荣发达的时期,对栈道壮美自然景观的描写,唐人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实际上唐宋栈道诗皇冠上的明珠无疑是李白的《蜀道难》。《蜀道难》之所以成为千古绝唱,关健在于抓住了栈道的高、险、奇、绝、通五大特点。高,“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猿猱欲度愁攀缘。”栈道入云,号称“云栈”、“天梯”。险,“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其险也若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呼来哉。”栈道险峻,号称“畏途”、“九州之险”。奇,“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嵋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栈道是人类智慧的奇迹,是中华文明的奇迹,也有“五丁开道”、“杜鹃啼血”等自然人文传奇。通,“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始与秦塞通人烟。”“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砅崖转石万壑雷。”栈道沟通南北,“总庸蜀之道途,统岐雍之康庄”,演义着秦汉与唐宋的辉煌。李白将栈道之大美描写得淋漓尽致,出神入化,美不胜收,卓绝千古,从而使栈道名扬天下,震撼古今。

唐宋诗人对栈道自然景观美的体验、欣赏和描写、回顾,虽然有着明鲜的时代差异和个体差异,但栈道的自然环境和形态变化并不大,因而唐宋诗人笔下的栈道自然景观美有许多相似之处。

﹙一﹚栈道的山水之美

栈道凌空飞架在秦巴秀水之上,嵌入附着在悬崖峭壁之间,蜿蜒盘旋在绣岭河谷之内,因此唐宋栈道诗首先反映了栈道经行地的山水之美。岑参《与鲜于庶子自梓州,成都少尹自褒城,同行至》云:“剖竹向西蜀,岷峨眇天涯。”“前日登七盘,旷然见三巴。汉水出嶓冢,梁山控褒斜。”岑参由长安往成都,经行秦岭、巴山,跋涉汉水两岸,“夜猿啸山雨,曙鸟鸣江花。过午方始饭,经时旋及瓜。数公各游宦,千里皆辞家。言笑忘羁旅,还如在京华。”秀美的山水风光,让他们忘却了旅途的劳苦。岑参《赴犍为经龙阁道》:“侧径转青壁,危梁透沧波。汗流出鸟道,胆碎窥龙涡。”岑参《送严诜擢第归蜀》:“巴江秋月新,阁道发征轮。”栈道的“危梁”架设在青山绿水间,清澈的江水和明亮的秋月,让诗人陶醉在山水之美当中。杜甫的《五盘》:“五盘虽云险,山色佳有馀。仰凌栈道细,俯映江木疏。”杜甫《奉送严公入朝十韵》:“阁道通丹地,江潭隐白蘋。此生那老蜀,不死会归秦。”诗人的笔下,“江木”、“江潭”、“白蘋”、“丹地”、“山岭”构成了立体的风景画册,栈道、阁道将这些散乱的图像串联起来,形成了俯仰之间美不胜收的山水画廊。朱庆余《送李馀及第归蜀》:“剑路红蕉明栈阁,巴村绿树荫神祠。”姚合《送杜立归蜀》:“ 迢递三千里,西南是去程。杜陵家已尽,蜀国客重行。雪照巴江色,风吹栈阁声。马嘶山稍暖,人语店初明。旅梦心多感,孤吟气不平。谁为李白后,为访锦官城。”姚合曾任金州﹙今陕西安康市﹚刺史,有从关中到陕南的履栈经历,因而他的诗既有人文情怀,也有栈道情景。卢纶《秋中野望寄舍弟绶兼令呈上西川尚书舅》:“忧来思远望,高处殊非惬。夜露湿苍山,秋陂满黄叶。人随雁迢递,栈与云重叠。”“蜀道蔼松筠,巴江盛舟楫。”卢纶“大历十才子之一,堪称十才子之冠冕,受到宰相元载、王缙的赏识与推荐,由诗坛步入仕途。诗风较为粗犷雄放,这首诗写得极有生气。武元衡:《夕次潘山下》:“南国独行日,三巴春草齐。漾波归海疾,危栈入云迷。锦谷岚烟里,刀州晚照西。旅情方浩荡,蜀魄满林啼。”在宪宗为剑南西川节度使所作的诗歌,或抒写报国豪情,或寄托羁旅行役之思,都真切感人。这首诗藻思绮丽,琢句精妙,危栈巴蜀,旅情浩荡。

宋人石介《蜀道中念亲有作》:“东望庭闱魂欲销,层层云栈上岧嶢。江声山色情多少,相伴西来慰寂寥。”石介《蜀道中念亲有作》:“东望庭闱魂欲销,层层云栈上岧嶢。江声山色情多少,相伴西来慰寂寥。”石介与胡瑗孙复合称为宋初三先生,这两首诗是入川为嘉州军事判官时所作,栈道沿线的江声山色”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王安石《和文淑》:“天梯云栈蜀山岑,下视嘉陵水万寻。我得一舟江上去,恐君东望亦伤心。”作为政治家的王安石高度关注具有战略地位的川陕地区,对“天梯云栈”并不陌生。梅尧臣《送余中舍知汉州德阳》:“匹马易为秣,单车长是轻。秋风来栈道,宿雨度关城。石上树林暗,山根江水明。桐花凤何似,归日为将行。”他受知于欧阳修,曾参与编撰《新唐书》。他的这首诗平易而深刻,细腻而贴切张先《南歌子》:“残照催行棹,乘春拂去衣。海棠花下醉芳菲。无计少留君住、泪双垂。烟染春江暮,云藏阁道危。行行听取杜鹃啼。是妾此时离恨、尽呼伊。”张先曾与梅尧臣、欧阳修、苏轼等游善作慢词,与柳永齐名,造语工巧,曾因三处善用字,世称张三影。皇祐二年(1050年),晏殊知永兴军(今陕西西安),辟为通判。四年以屯田员外郎知渝州。这首词作于川陕之间。张嵲《晚行阁道自对溪趋小柏宿》:“高峰犹返照,绝壑已先晦。苍波去不穷,青崖俨相对。山回路欲断,溪豁双流汇。”张嵲,字巨山,襄阳人。宣和三年,上舍选中第。调唐州方城尉,改房州司刑曹。刘子羽荐于川、陕宣抚使张浚,辟利州路安抚司干办公事,以母病去官。这首诗是他宦游栈道的实录。陆游不仅是我国古代诗人中存诗量最多的诗人,而且是唐宋诗人中栈道诗最多的一人。川陕栈道沿线的雄奇山水、壮美历史和军旅生活、淳朴民风等,使他的诗歌创作风格为之一变。“陆游诗转变的关键,在于他中年入蜀时。广阔的前线生活,使他的诗作有飞跃的发展。”陆游《归次汉中境上》:“云栈屏山阅月游,马蹄初喜蹋梁州。地连秦雍川原壮,水下荆杨日夜流。”陆游不但重视栈道的山水美,也格外重视栈道的色彩美,其《野兴》诗云:“涉涧穿林信意行,翠崖朱栈惬幽情。”《感旧四首末章盖思有以自广》诗曰:“百堂小益最初程,朱栈青崖照眼明。”《题严州王秀才山水枕屏》:“翠崖青嶂高嵯峨,红栈如带萦岩阿;下有骇浪千盘涡,一跌性命委蛟鼍。”《梦行益昌道中赋》:“朱栈青林小益西,早行遥听隔村鸡。”陆游《简章德茂》:“冷云黯黯朝横栈,红叶萧萧夜满船。个里约君同著句,不应输与灞桥边。”陆游《自上清延庆归过丈人观少留》:“再到蓬莱路欲平,却吹长笛过青城。空山霜叶无行迹,半岭天风有啸声。细栈跨云萦峭绝,危桥飞柱插澄清。玉华更控青鸾住,要倚栏干待月明。”陆游用“云栈屏山”、“朱栈”与“翠崖”、“ 朱栈青崖”、“ 红栈如带”、“ 朱栈青林”、“ 细栈跨云”等一系列对比强烈、色彩鲜明的词藻,来描写栈道的山水美与色彩美,给读者以美的享受。

﹙二﹚栈道的险峻之美

自古栈道以险峻而闻名天下。唐人张文琮《蜀道难》:梁山镇地险,积石阻云端。深谷下寥廓,层岩上郁盘。飞梁架绝岭,栈道接危峦。揽辔独长息,方知斯路难。”这是唐代最早的一首以《蜀道难》为题,描写栈道峻美的诗。张文琮是贞观年间人,笔不释手,但存诗少。岑参《酬成少尹骆谷行见呈》携手出华省,连镳赴长途。五马当路嘶,按节投蜀都。千崖信萦折,一径何盘纡。层冰滑征轮,密竹碍隼旟。深林迷昏旦,栈道凌空虚。飞雪缩马毛,烈风擘我肤。峰攒望天小,亭午见日初。夜宿月近人,朝行云满车。泉浇石罅坼,火入松心枯。”岑参《与鲜于庶子自梓州,成都少尹自褒城,同行至》云:栈道笼迅湍,行人贯层崖。岩倾劣通马,石窄难容车。”岑参《送郭仆射节制剑南》剑门乘嶮过,阁道踏空行。山鸟惊吹笛,江猿看洗兵。”岑参诗歌富有浪漫主义的特色,气势雄伟,想象丰富,色彩瑰丽,热情奔放,这三首诗歌描写了傥骆道、金牛道的险峻之美。岑参曾嘉州刺史,因此人称岑嘉州。罢官后,东归不成,作《招北客文》自悼。客死成都舍。因此他的栈道诗可以与李白、杜甫相媲美。杜甫《飞仙阁》土门山行窄,微径缘秋毫。栈云阑干峻,梯石结构牢。万壑欹疏林,积阴带奔涛。寒日外澹泊,长风中怒号。歇鞍在地底,始觉所历高。往来杂坐卧,人马同疲劳。浮生有定分,饥饱岂可逃。叹息谓妻子,我何随汝曹。”这首诗将栈道的险峻与人生的艰难联系起来,更增添了道路的艰险。“飞仙阁”在嘉陵江上游略阳县东南四十里,是故道上的咽喉要地。仇兆鳌说:“蜀道山水奇绝,若作寻常登临览胜语,亦犹人耳。少陵搜奇抉奥,峭刻生新,各首自辟境界。”杜甫之后,描写栈道艰难危险的诗作颇多。白居易《长恨歌》: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卢纶《送何召下第后归蜀》褒斜行客过,栈道响危空。路湿云初上,山明日正中。”赵氏《杂言寄杜羔》梁州秦岭西,栈道与云齐。”陈羽《西蜀送许中庸归秦赴举》剑门当石隘,栈阁入云危。”刘兼《蜀都道中》剑关云栈乱峥嵘,得丧何由险与平。”章孝标《骆谷行》扪云袅栈入青冥,鞿马铃骡傍日星。仰踏剑棱梯万仞,下缘冰岫杳千寻。山花织锦时聊看,涧水弹琴不暇听。若比争名求利处,寻思此路却安宁。”章孝标在唐文宗太和年间曾为山南道从事,履栈傥骆道,故《骆谷行》是记实之作。由于栈道主要是木石构造的一种特殊的交通设施,行走在栈道上头昏目眩,故有“危栈”之称。武元衡《夕次潘山下》南国独行日,三巴春草齐。漾波归海疾,危栈入云迷。”许棠《送徐侍御充南诏判官》:“危栈连空动。长江到底清。”李洞《送卢一作唐郎中赴金州》:“危栈窥猿顶,公庭扫鹤毛。”。周昙《前汉门僭号公孙述》:“方知在德不在险,危栈何曾阻汉兵”。介冑鬼《掷裴武公诗》:“长桥驾险浮天汉,危栈通岐触岫云。”王建《酬柏侍御闻与韦处士同游灵台寺见寄》:“牵马过危栈,襞衣涉奔流。”贾至《自蜀奉册命往朔方途中呈韦左相文部房尚书门》:崎岖凌危栈,惴栗惊心神。”崔涂《途中感怀寄青城李明府》:耕钓旧交吟好忆,雪霜危栈去堪愁。”这一系列有关栈道“危栈”的诗篇和云栈的体验,都真实而形象地描绘了栈道的险峻之美。

南宋诗人孙应时,曾任职于川陕战区丘崇幕府,更对栈道之险有深切感受,其《入栈》诗云:“栈险名天下,吾行信所闻。落虹横绝壁,匹马上浮云。咫尺南北断,毫釐生死分。谁令钟邓辈,十万度秦军。”这是宋代诗人中,描写栈道之险颇具创意和真切感受的一首诗。王安石《送赵燮之蜀永康簿》蜀山万里一青袍,石栈天梯箠辔高。程公许《龙洞阁》峥嵘罅石蛟潭必,逼仄悬崖阁栈危。”蒋祺《暖谷诗》:“相随栈道倚空险,来者无不毛骨惊。”张先《南歌之》:“烟染春江暮,云藏阁道危。”宋代诗人也有“危栈”、“栈危”等栈道艰险的强烈感受。梅尧臣《令狐秘丞守彭州》:“将西过危栈,叶暗闻杜鹃。”《送李才元学士知广安军》:“危栈憎春雨,晴林发晓红。”司马光《和利州鲜于转运公剧八咏·山斋》:“幽蹊入桃李,危栈蟠林麓。”苏颂《送朱屯田赴辟成都》:“秋登危栈烟霄界,晓望通闤锦绣堆。”晁说之《宋太夫人挽词》:“栈危思杜宇,淮涨梦僧伽。”洪咨夔《答赠刘交代二首》:“危栈摩千仞,牢关护一窝。”释了惠《偈颂七十一首》瞿塘三峡山波险,栈阁连云行路难。烽众相连兵刃接,一封乡信报平安。”行走在危栈之上,人们更珍视生命,将仕宦的失意和战乱的苦痛抛之脑后。陆游对“危栈”的感受最深刻,他的《嘉川舖遇小雨景物尤奇》:“危栈巧依青嶂出,飞花并下绿岩来。”《夜梦与数客观画有八副龙湫图持奇客请予作诗》:“寿藤老木幻荒怪,深潭危栈愁鬼神。”《驿亭小憩遣兴》:淡日微云共陆离,曲阑危栈出参差。”《壬辰十月十三日自阆中还兴元游三泉龙门十一》:栈危萦峭壁,桥迥跨奔流。”《累日多事不复能观书感叹作此诗》:南游极巨海,西戍掠危栈。”陆游上述对栈道险危的描写,与其他诗人最大的不同,是来自抗金前线“从戎南郑”的真实体验。千里栈道最险要的地段是剑门关,历来有“剑门天下险,夔门天下雄”之语。陆游《剑门关》剑门天设险,北乡控函秦。客主固殊势,存亡终在人。栈云寒欲雨,关柳暗知春。羁客垂垂老,凭高一怆神。汪元量《剑门》剑门崔嵬若相抗,云栈萦回千百丈。石角钩连皆北向,失势一落心胆丧。侧身西望不可傍,猛虎毒蛇相下上。安得朱亥袖椎来,为我碎打双叠嶂。”南宋诗人陆游、汪元量以强烈纪实性的诗史作品,以独特的视角记录宋金、宋对峙时期的栈道景观史书之不足。这两首诗表面写景,实则抒发了作者的苦痛和无奈,都展示了栈道在人们内心深处的险峻形象。宋人栈道诗形象而真实地反映了宋人不同于唐人的栈道认知心里,即由唐人的恢弘大气、征服险峻、勇往直前,变为宋人的底气不足、回首长叹、眷恋家山!

二、 唐宋栈道诗的人文景观美

栈道贯通秦陇与巴蜀,是中华西部秦岭南北大地之上险峻壮美的人文景观,“栈道千里,通于蜀汉,使天下皆畏秦,”构成了盘旋在秦巴山地之间、萦绕于秦蜀盆地之端的文化线路巨龙,背靠西部高原,俯瞰东部平川,不仅是汉唐文明的生命线,而且是联系南北“丝绸之路”的枢纽带,对内谱写了周秦汉唐的辉煌,见证了宋元明清的衰变,对外促进了汉唐与印度、罗马、阿拉伯文明的对话,成为儒、佛、道三教融合的大通道,成为中华“四大发明”走向世界的大舞台,成为汉唐文学地理的一级轴线。

杜甫在安史之乱后流落成都,对栈道的感受格外深刻,他的《飞仙阁》诗人云:“土门山行窄,微径缘秋毫。栈云阑干峻,梯石结构牢。万壑欹疏林,积阴带奔涛。寒日外澹泊,长风中怒号。歇鞍在地底,始觉所历高。往来杂坐卧,人马同疲劳。浮生有定分,饥饱岂可逃。叹息谓妻子,我何随汝曹。”杜甫《自阆州领妻子却赴蜀山行三首》:“栈悬斜避石,桥断却寻溪。何日干戈尽,飘飘愧老妻。”杜甫《八哀诗·赠左仆射郑国公严公武》:“不知万乘出,雪涕风悲鸣。受词剑阁道,谒帝萧关城。”“京兆空柳色,尚书无履声。群乌自朝夕,白马休横行。诸葛蜀人爱,文翁儒化成。公来雪山重,公去雪山轻。”元稹有多次履栈经历,对蜀道沿线的人文历史非常熟悉,他的《奉和权相公行次临阙驿,逢郑仆射相公归朝》诗云:“栈阁才倾盖,关门已合繻。贯鱼行逦迤,交马语踟蹰。汉上坛仍筑,褒西阵再图。公方先二虏,何暇进愚儒。”这里的“汉上坛仍筑,褒西阵再图”指的是韩信与诸葛亮。陈羽《西蜀送许中庸归秦赴举》:“春色华阳国,秦人此别离。驿楼横水影,乡路入花枝。日暖莺飞好,山晴马去迟。剑门当石隘,栈阁入云危。”顾非熊《行经褒城寄兴元姚从事》:“往岁客龟城,同时听鹿鸣。君兼莲幕贵,我得桂枝荣。栈阁危初尽,褒川路忽平。心期一壶酒,静话别离情。”黄滔《喜侯舍人蜀中新命三首》:“却搜文学起吾唐,暂失都城亦未妨。锦里幸为丹凤阙,幕宾征出紫微郎。来时走马随中使,到日援毫定外方。若以掌言看谏猎,相如从此病辉光。”“贾谊才承宣室召,左思唯预秘书流。赋家达者无过此,翰苑今朝是独游。立被御炉烟气逼,吟经栈阁雨声秋。内人未识江淹笔,竟问当时不早求。”以上三首诗皆反映了栈道上的送别“赴举”和“宦游”的送别情景。李洞《寄太白隐者》:“开辟已来雪,为山长欠春。高遮辞碛雁,寒噤入川人。栈阁交冰柱,耕樵隔日轮。此中栖息者,不识两京尘。”周昙《前汉门僭号公孙述》剑蜀金汤孰敢争,子阳才业匪雄英。方知在德不在险,危栈何曾阻汉兵。”这两首诗则说明栈道线上既有“隐者”的栖息,也有“德者”的睿智。这种大隐大德,展现了“在德不在险”的魅力,这也是栈道历史昭示给后人的教训。

五代十国之后,随着国都的东移南迁,关中地区衰落,西北逐渐萧条,四川盆地也失去了“天府之国”的魅力,宋代的川陕地区已不能与汉唐同日而语,因此宋人格外怀念汉唐时期栈道沿线的金戈铁马和英雄风流。徐铉《送张学士赴西川》:“已有清风驰栈道,犹酣别酒过长亭。他年报政徵黄入,留取文翁旧典刑。”石介《蜀道自勉》:“潮阳章烟墨,去京路八千。吏部有大功,得罪斥守藩。朝冲江雾行,夜枕江涛眠。蛟蜃作怪变,时时攀船舷。鱼龙吐火焰,往往出波间。故为相恐怖,倏忽千万端。道在安可劫,处之自晏然。我乏尺寸効,月食二万钱,自清西南来,此行非竄迁。蜀山险可升,蜀道高可缘。上无岚气蒸,下无波涛翻。步觉阁道稳,身履剑门安。惟怀史部节,不知蜀道难。” 宋祁《将归二首》:“云栈短长亭,今兹重作经。邛崃叱残驭,蜀分使回星。旅鬓双垂雪,羁怀一泛萍。骊驹在门久,此曲若为听。”几位宋代诗人的蜀道诗,给人一种克己自励的感觉,但也有挥之不去的沉重感。栈道沿线是两汉三国英雄建功立业的胜地,韩信的声东击西战略和诸葛亮的北伐大业,都给宋人留下了深刻印象。释慧性《颂古七首》:“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刻舟独觅剑,夜雨过潇湘。”释大观《溢首座请赞》:“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出语全无碑记,考贼不用证贜。”“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典故出自宋代,被元杂剧进一步传扬。钱惟演《成都》:“武侯千载有遗灵,盘石刀痕尚未平。巴妇自饶丹穴富,汉庭还责碧砮征。雨经蜀市应和酒,琴到临邛别寄情。知有忠臣能叱驭,不论云栈更峥嵘。” 范成大《书怀二绝,再送文季高,兼呈新帅阎才元侍郎》:“剑关云栈守非难,函谷泥封久未刊。今日汉中谁国士,莫教春草上斋坛。”岳珂《寄李微之秘监三首》:“去冬雪里拜笺题,曾说新除到殿西。剑栈云连吴垒火,函关日照汉封泥。剡藤幸有系书雁,锦柏难寻隔叶鹂。便是韩坛作曾筑,田芜亦盍赋归兮。” 楼钥《送王粹中教授入蜀》:“五丁开山果何在,赞皇筹边言可覆。剑门石角皆北向,雪岭界天望身毒。高皇将坛在汉中,武侯八阵留鱼复。栈阁绳桥世称险,威茂渡笮来夷族。李冰离堆如底柱,大宁盐泉若飞瀑。四路尤多未见书,买归何止三万轴。黄松次功蜀檮杌,石湖居士吴船录。君宜预考经行地,却随所见书之牍。” 程公许《寿制使董侍郎》:“勿谓蜀汉弹刃土,酂侯用这开西京。间关武侯说良苦,千古大分垂彤青。愿公为国一引手,饥食渴饮心经营。从前规模会展拓,盖世事业看峥嵘。旆旌扬风出子午,笳鼓动地超三秦。毋使酂侯武侯得专美,蜀山岂无齐之石可磨亦可铭。”这里的“酂侯”,是西汉开国丞相萧何。从五丁开道,到刘邦与“汉初三杰”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再到三国时期“武侯千载有遗灵”,这一切都成为宋人栈道诗最壮美的人文情怀。

三、唐宋栈道诗的风俗民情美

古代长安到成都的千里栈道,不仅穿越中国最著名的南北地理分界线——大秦岭,形成了暖温带与亚热带巨大的自然环境反差;而且千里栈道连接起大西北与大西南两大文明发祥地,构成了关中和川蜀巨大的风俗民情差异,二者相互激荡,产生了栈道南北多姿多彩的风俗画卷。正所谓“城郭秦风近,村墟蜀语参。”“草市人朝醉,畲田夜火明。”

唐代肥沃的水田稻作民俗与贫脊的“畬田”刀耕火种民俗,共同构成栈道沿线特殊的风俗民情画卷。岑参《早上五盘岭》:“栈道谿雨滑,畬田原草干。”岑参《与鲜于庶子自梓州,成都少尹自褒城,同行至》:“前日登七盘,旷然见三巴。汉水出嶓冢,梁山控褒斜。栈道笼迅湍,行人贯层崖。岩倾劣通马,石窄难容车。深林怯魑魅,洞穴防龙蛇。水种新插秧,山田正烧畬。夜猿啸山雨,曙鸟鸣江花。过午方始饭,经时旋及瓜。数公各游宦,千里皆辞家。言笑忘羁旅,还如在京华。”杜甫《五盘》:“五盘虽云险,山色佳有馀。仰凌栈道细,俯映江木疏。地僻无网罟,水清反多鱼。好鸟不妄飞,野人半巢居。喜见淳朴俗,坦然心神舒。”唐代秦巴山地多“畬田”,民风淳朴。岑参《赴犍为经龙阁道》:“屡闻羌儿笛,厌听巴童歌。江路险复永,梦魂愁更多。”喻坦之《送友人游东川》:“风俗同吴地,山川拥梓州。思君登栈道,猿啸始应愁。”卢纶《送何召下第后归蜀》:“褒斜行客过,栈道响危空。路湿云初上,山明日正中。水程通海货,地利杂吴风。”赵氏《杂言寄杜羔》:“梁州秦岭西,栈道与云齐。羌蛮万余落,矛戟自高低。”司空图《乱后》:“羽书传栈道,风火隔乡关。病眼那堪泣,伤心不到间。”栈道沿线也有少数民族的多彩画廊,“羌儿笛”、“ 巴童歌”增添了栈道文化的别样风情。

宋代栈道沿线在全国的战略地位衰落,但经济文化的繁荣水平不减唐代,四川盆地的豪华与秦巴山地的贫脊形成了鲜明对照。余靖《送杨学士益州路转运》:“玉佩晓班辞日下,水牛秋粟转褒中。花时井邑蚕丛富,徼外人家栈道通。奇技刺文频诏约,此行应更变民风。”陶弼《辰州》:“草市人朝醉,畲田夜火明。泷江入地泻,栈道出云行。”宋祁《李九言寺丞知怀安军金堂县》:“云栈马萧萧,铜章庇邑遥。晨晖碧鸡路,春色锦官桥。”李端《送何兆下第还蜀》:“高木莎城小,残星栈道长。袅猿枫子落,过雨荔枝香。劝尔成都住,文翁有草堂。”陈羽《西蜀送许中庸归秦赴举》:“春色华阳国,秦人此别离。驿楼横水影,乡路入花枝。日暖莺飞好,山晴马去迟。剑门当石隘,栈阁入云危。”汪元量《成都》:“锦城满目是烟花,处处红楼卖酒家。坐看浮云横玉垒,行观流水盪金沙。巴童栈道骑高马,蜀卒城门射老鸦。”汪元量《昝相公席上》:“燕云远使栈云间,便遣郫筒助客欢。闪闪白鱼来丙穴,绵绵紫鹤出巴山。神仙缥缈艳金屋,城郭繁华号锦官。万里桥西一回首,黑云遮断剑门关。”陆游《顷岁从戎南郑屡往来兴凤间暇日追怀旧游有赋》:“昔戍蚕丛北,频行凤集南。烽传戎垒密,驿远客程贪。春尽花犹坼,云低雨半含。种畲多菽粟,蓺木杂松柟。妇汲惟陶器,民居半草庵。风烟迷栈阁,雷霆起湫潭。城郭秦风近,村墟蜀语参。快心逢旷野,刮目望浮岚。考古时兴感,无诗每自惭。嘉陵最堪忆,迎马柳毵毵。”由陆游与汪元量等人的诗可以看出,宋代栈道沿线的秦巴山地与四川盆地,因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风俗民情也迥然有别。秦巴山地是“妇汲惟陶器,民居半草庵”;四川盆地是“锦城满目是烟花,处处红楼卖酒家。”秦巴山地也是南北民俗文化的交融过度地带,即所谓“城郭秦风近,村墟蜀语参。”  

总之,唐宋时期栈道南北不但有不同自然环境下的民俗风情差异美,即所谓“城郭秦风近,村墟蜀语参”;还有同一自然景观下社会发展水平不同的民俗文化差异美,即“草市人朝醉,畲田夜火明,”与“神仙缥缈艳金屋,城郭繁华号锦官”的差别;更有少数民族文化与汉族文化的融合之美,即“屡闻羌儿笛,厌听巴童歌。”但总体上栈道沿浅呈现出民俗文化的淳朴之美,“喜见淳朴俗,坦然心神舒。”

 

(梁中效:陕西理工学院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