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词研究:岭南文化开发的一个重要课题
  • 2017-02-15
  • 本站
  • 作者:赵维江 郑平
阅读量:567

本文“粤”字用今意,“粤词”意相当于古之“粤东词”,即广东词,所论及范围包括自唐宋至民国期间广东籍作者所作之词和外省籍作者入粤之词。

词学研究中始终存在着一个地域观照的维度。词体成熟于晚唐五代,首先繁荣于西蜀和江南一带,花间词和南唐词为其产物。至宋,词体大盛,其创作仍以江南为中心,故词有“南方文学”之称,在论者话语体系中所谓“南方”乃“江南”代名词。实际上,唐宋时期词的创作并不限于“江南”一带。此后随着词体影响的扩大和体性的变化,“中心”之外“边缘”地区的创作逐步发展起来,有的地区渐成气候,甚或独成流派。不过,长期以来的词文学研究则多是围绕着“江南词”而展开的,然而研究者往往并没有意识到或不愿意承认其研究对象的地域性质,“中心”实际上代替了整体。地域文化的视角,是近十余年才被自觉地运用到词学研究中的。目前关于西蜀词、齐鲁词及北方金元词的研究等已有不少引人注目的成果,但是作为岭南特殊地域文化环境中产生的粤词还缺少系统的整体性的整理和研究;在一般的词史发展描述中,粤词往往被忽略不计;在谈岭南文化时,词的创作也鲜有提及。

在中国地理版图上,广东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地域,她地处亚热带的五岭之南,依山傍海,珠江流域,河汊纵横,生活在这里的古百越先民与迁自内地的移民一起创造了独具特色的粤文化。粤词产生于迥异于内地的自然和人文环境中,抒写粤人的感怀,表现粤地的风情,构成了南粤文化一个特别的组成部分,体现了粤文化特有的精神品质。比如近代以来,广东成为一系列重大政治运动的策源地,西方列强的炮舰, 首先在广东沿海打开了闭关自守的帝国大门。面对帝国主义的侵略, 广东人民进行了英勇的抵抗。由此爱国反帝构成了近代岭南文化精神的突出特色。这方面的内容也广泛地反映在粤词的创作中。如南海人谭莹就在他的《庆清朝· 题草檄图为徐铁孙司马作》一词中, 愤怒地谴责清政府的妥协投降政策,表达他抗敌卫国的心愿: 孰挽射潮铁弩? 东南氛浸尚冥冥。军书急, 愿挥神笔, 便斩皎鲸。”广东词人的创作从一个特定的侧面展示了千余年来岭南历史文化、风土人情及文人心态。如作为今天广州市花的木棉花,经常是广东词人的吟咏对象,清乾隆年间顺德人黄丹书的《满江红· 木棉花》词:“焰焰烧空, 谁栽遍、水村山郭? ……似乱霞铺地,,晚虹沉壑。野烧连冈烟欲上,清霜夹岸枫初落。尽画家、渲染有燕支, 应难着。”写得极为传神,这在其它地区词人笔下是不可能出现的。粤词实为粤地自然风物和人文精神的审美形态,因此粤词的深入全面的研究必将进一步丰富岭南文化的内涵和促进其发扬光大。

从词史的角度看,粤词的研究也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词史描述向以江南为中心,岭南词往往忽略不计,实际上粤词是中国词坛一个重要的板块。早在晚唐五代已有许多描写粤地风情的词作产生,最早见于载籍的粤人作词者是五代连州人黄损。南宋光宗时的名臣广州人崔与之出现于词坛使粤词始闻于宇内,其名作《水调歌头· 题剑阁》等词笔力老健, 感情深挚, 风格豪放雄浑。崔与之开创了以“雅健” 为宗的岭南词风,向有“粤词之祖”之称,。宁宗时, 南海人刘镇工词, 以新丽见称,《草堂诗余》录入其词多首。理宗时番禺人李昴英, 所作词高华伉爽, 沉郁苍凉, 自成格调。明词中衰,但粤人的创作却能摆脱流俗,直接宋调,有不少好作品产生,出现了一批著名词人,明末岭南词坛更是一片兴旺,如陈子升、梁佩兰、今无、梁无技、易弘等人的作品皆盛传一时。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番禺人屈大均,与陈恭尹、梁佩兰合称 岭南三大家”,为明末著名的诗人, 也是一位杰出的词人,可谓明词殿军。其词“比兴要吵之旨, 实与屈原为近, 无论思想内容与艺术上之成就, 均远过于清初阳羡、浙西诸人。清词复兴,粤词创作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岭南的词人并未为当时主盟词坛的“浙西词派”和“常州词派”所左右,而是开创了另一条道路, 大异于江左诸人,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著名的学者陈澧。陈澧泛览群籍, 著述甚丰, 余事为词, 亦卓然为一代大家。到了晚清和近代,随着广州等口岸城市对外交流和经济的发展,岭南文化在海内外影响渐趋加大,粤词的创作也十分兴盛,受到海内外的关注。如清末维新运动的重要人物黄遵宪、康有为、梁启超、潘博、麦孟华等都是词人。他们自觉地运用诗词这一艺术形式, 表达其御敌改革的愿望。近代广东著名词人陈询的创作是这一时期粤词的重要收获,朱孝臧曾称陈洵与况周颐为词坛上“并世两雄, 无与抗手”。进入二十世纪后,粤词创作仍然十分活跃,詹安泰作为民国时代最重要的词人之一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其《无庵词》被词曲家吴梅称赞为:“取径一石(姜白石)二窗(吴梦窗、周草窗)而卓有成就者。”就创作而言,粤词还应包括自唐五代以来历代外省籍文人的入粤所作词,如苏轼贬粤期间就曾留下许多优秀篇章。全面的粤词研究还应包括粤人和客居岭南者的词学,他们对于词的批评实践和理论思考对于整个词学理论体系的建构是不可或缺的。总之,粤词的研究将揭示其独特的岭南文化品质,从而为完整真实的词史撰写提供科学基础。

其实,粤词仍有着强健的生命力,其创作至今仍未停止,与国内其它地区相比,词的创作活动十分活跃,在社会上有大量的爱好者,也出现了一批颇具造诣的词人,省和下属各市皆诗词学会组织,省学会主办的《当代诗词》和广州市文联主办的《诗词报》在海内外有着广泛的影响,在全省各地长期发行的诗词类期刊多达数十种,较知名的有《深圳诗词》、《冈州诗草》等。在网络上更是活跃着一大批年轻的词文学爱好者。当代的粤词创作一方面应当进入研究的视野,另一方面也需要有意识汲取和传承历史上粤词创作的优良传统。与过去式的粤词相比,进行式的粤词总体上显得还比较稚嫩,特别是艺术上比较粗糙,因此对于传统的学习也就十分必要,除了对于唐宋名家的学习外,学习历史上粤词的优秀作品有着更为特殊的意义。粤词作者多为广东的历史文化名人和地方贤达,对于其词作的研究将大大丰富这些文化名人的精神价值和提高其知名度。此外,地方历史文化名人的作品无疑可为其提供研习的样板。可见粤词研究对于广东建设文化强省和文化创新具有十分明显的现实意义。

有关粤词的研究,目前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基础。上世纪八十年代即有人涉足,九十年代渐受关注,本世纪以来成果较为集中。其大致状况下面从几个方面略述之:

文献整理

清末,许玉彬等辑有《粤东词钞》和《粤东词钞续集》,这是最早的广东通代词选,其中的各编序言、词人小传等也具有重要文献价值,同时它还间接反映了粤东词坛的发展情况。此外,还有杨永衍编《粤东词钞二编》、潘飞声编《粤东词钞三编》等。关于粤词文献的现状,近年谢永芳有《粤东词钞的文献价值》(《古籍整理研究学刊》,2008年第2期)和《论岭南词风——以粤东词钞为中心》(《文学评论丛刊》,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等专文予以介绍。当代的粤词选集目前有朱庸斋选、陈永正注的《岭南历代词选》(广东人民出版社,1987年)和陈永正选注的《岭南历代词选》(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年)两部。谢永芳的论文《历代广东词人综录》(黄冈师范学院学报,2007年第2期),通过检阅史籍,考得广东词人三百八十四家,对把握粤地词人全貌提供了重要线索。

由以上情况可见,目前粤词基础性的文献整理工作还不够充分,几部总集远未将粤词搜罗殆尽,特别是晚清民国之作,多未录入。这种状况对于粤词发展史与审美的研究的造成了很大的限制,所以作品的辑佚和考辨及词人的生平研究等基础工作尚待继续着力。

粤词史及其总体风格的研究

陈永正《粤词概述》(学术研究,1986年第5 期)最早对粤词发展史进行宏观的描述,勾勒了粤词发展的基本线索,具有筚路蓝缕之功。此后,这方面的论文有谢永芳《粤东词史论纲》(五邑大学学报2007 年第3期)、梁守中《南宋时期的岭南词》(中山大学学报,1994年第1期)、王惠梅《唐宋岭南词研究》(苏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8年)等。范松义撰文《岭南词风“雅健”辨》(文学遗产,2009年第6 )反对此前岭南词风倾向雅健的观点,指出总体而言,粤词风格多种多样。而谢永芳又撰文《辛派南传与广东词坛主导风格之确立》(上饶师院学报,2011年第 1期)从历史角度具体论述了雅健作为广东词坛主导风格的理由。由上可见,关于粤词发展史和粤词总体风格,目前的研究虽然揭示了其大致的面目和特征,但这一面目还不够清晰,也难睹其细部,也缺少广泛的个案研究的基础,特别是其研究视野与思想还有待于更进一步的开放和提升。

宋、明粤词的研究

南宋时期,最受关注的词人是崔与之。陈裕荣的《崔与之年表》(岭南文史,1993年第3期)、张其凡的《崔与之著述版本源流及其价值》(安徽师范大学学报,2007 年第3 期)做了基础工作。谢永芳的《崔与之“粤词之祖”说的再检讨》(徐州师范大学学报,2011年第2 期)详尽讨论了他的词史地位问题。

明代时期,仅见明清之交的屈大均的研究。梁志成《论屈大均》(汉中师院学报,1986年第2期) 论述了其词的内容、风格特色,及其词史地位。刘平波《国内近20年来屈大均研究综述》(株洲师专科学报,2007年第1期)的学术成果总结比较全面。陈冬的《论屈大均词对楚骚传统的继承及风格衍变》(西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0年)着重论述了其词的风格问题。

清代粤词的研究

清代粤词复兴,相应的研究成果也较显着。范松义的群体研究引人注目。他的《论清词对词境的开拓—以清代岭南词为个案》(学术论坛,2010年第 1期)阐明了粤词内涵开拓的词史意义,《论 “粤三家”词》(广东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5 年第4 期)、《论清初“岭南三家”词兼论“岭南词派”》(韶关学院学报,2008年第1期) 论述了岭南代表词人的各自词风及词史意义,并否定了“岭南词派”的说法。《清代岭南词学家族与家族词学》(东莞理工学院,2008年第6期)一文论述了粤词的家族性特征,《清代岭南客家词人综论》(五邑大学学报,2009年第1期)中,介绍了客家词人的作品风格和主要成就。《清代岭南与岭外词人交流考论》(重庆师大学报,2011年第4 期)、《论清词中心区与边缘区的关系——以江浙对广东的影响为个案》(文学研究,2008年第10期) 阐述了词学交流对词人、词风等的影响。

作家个案研究中,陈澧、梁鼎芬的研究比较充分。陆有富《陈澧词学观探论》(内蒙古大学学报,2010年第2 期)、谢永芳《陈澧的词学研究》(东莞理工学院学报,2 0 0 7年第4 期)探讨了陈澧的词学思想。范松义《陈澧<忆江南馆词>简论》(广东工业大学学报,2009年第2期)揭示了其词的创作风格。梁词研究的成果主要有,何艺梅的硕士学位论文《梁鼎芬文学创作研究》(暨南大学,2011年)、孙爱霞《羁旅人生付小词—梁鼎芬<款红楼词> 研究》(探索与争鸣,2011年第7期),它们主要讨论了梁词的主要内容和多样风格。

此外,宁祥的《陈恭尹:与屈大均、梁佩兰齐名的诗人》(佛山大学佛山师专学报,1989年第3期)、金燕的《清初词人金烺研究》(南京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115月)两文,分别对两位清初爱国志士给予关注。

近、现代粤词的研究

这一时期关于梁启超的研究成果最为丰富。 研究集中在对其词学思想的探讨上。谢桃坊《梁启超与近代词学研究》(文学评论,1993年第5期)、曹辛华《梁启超词学研究述论》(岱宗学刊,2002年第3期)、刘石《梁启超的词学研究》(文学遗产,2003年第1期)等文全面论述了梁启超的词学研究方法和学术贡献。徐安琪《梁启超词学思想初探》(华中理工大学学报,1999 年第3 期)、杨柏岭《也论梁启超的词学思想》(学术界, 2004年第1期)、朱惠国《论梁启超词学思想及其对词学现代化转换的意义》(上海大学学报,2005 年第4期)等文,则着重于梁启超词学思想的基本内蕴和重要意义。梁启超的稼轩词研究词学意义重大,杨柏岭的《论梁启超的稼轩词研究》(南阳师范学院学报,2005年第5期)认为它是一种认同式的接受, 这宜于把握词的特性, 也易于走向误读。谢桃坊的《梁启超的稼轩词研究之词学史意义—兼论近世关于豪放词的评价》(南阳师范学院学报,2006年第1期)论述了梁氏对豪放词的评价对近世的极大影响。对梁启超词创作的研究的论文主要梁琳的《浅谈梁启超词》(齐齐哈尔师专学报,2008年第2期)、刘立祥的《浅析梁启超的诗词创作》(湖湘论坛,2008年第5期)和欧阳震的《公车上书一百周年----读梁启超<水调歌头>词有感》,它们都注意到了梁词的"词史"品质,强调其词强烈的时代色彩。

陈洵作为这一时期岭南重要的词人和词学家也是论者关注比较集中的一位。李丹《海绡词引论》(五邑大学学报,2009年第3期)、谭勇辉《海绡词“伤心”意蕴》(中国韵文学刊,2012年第1 期)主要归纳他的创作特色。钱鸿瑛《评陈洵<海绡说词>》(文学遗产,200703期)、曾大兴《论陈洵在桂派词学中的重要地位》(学术研究,2010年第3期)则重点论述了他的词学思想。 而方隽的《<海绡词><海绡说词>研究》(广州大学,硕士论文,2010年),则两面兼顾,全面总结其创作与批评的主要成就。

詹安泰和饶宗颐是现代粤词创作和词学理论大家,研究成果也比较集中。有关詹安泰的词学研究,以下几篇文章可为代表:谢永芳《试论詹安泰的<无庵说词>》(韩山师范学院学报,2008年第1期)、曾大兴《詹安泰对常州派词学的继承与修正》(学术研究,2008年第3期)、殷学国《詹安泰词学风格论述评》(韩山师范学院学报,2011年第4期),论述了詹氏词学的主要内容、基本特点和学术渊源,论述都较为深入。有关饶宗颐的研究,创作和思想两方面都有涉及,比较有代表性的论文有徐晋如的《在情与禅之间—略论饶公宗颐的词学思想》(阜阳师范学院学报,2010年第4期),文章强调了禅宗和姜夔对饶词的影响。施议对《为二十一世纪开拓新词境,创造新词体──饶宗颐形上词访谈录》(文学遗产,1999年第5期)则比较系统地阐述了饶宗颐形上词的创造方法及词史意义。

此外,陈水云《叶恭绰论词及其对现代词学的贡献》(北京通大学学报,2003年第3期)和廖勇《从<全清词钞>看叶恭绰的词学观》(河池学院学报,2008年第3期) 两文总结了叶氏的词学思想及其学术价值,所提出的观点值得关注。需要提及的还有谢永芳《近世广东词人与旗人词人词学交游考论》(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学报,2007年第3期)论述交游活动对广东词坛地位的影响,夏志兰《广东近、现代词人生存状态探析》(语文学刊,20118期)指出战乱年代词人的生存状态及对个性表达的影响,这两篇文章从特定的视角出发所作的探讨当给予充分的肯定。

外省籍词人入粤词的研究

对于入粤词人词作的研究,目前还较少见。最受关注的是在粤出家的澹归,李舜臣《释澹归与遍行堂词》(中国韵文学刊,2002年第12期)、陈永正《澹归词略论》(岭南文史,2005年第3期)、廖肇亨《今释澹归之文艺观与诗词创作析论》(武汉大学学报,2010年第11期)等文章,论述了澹归词的主要特点及其词学思想。此外,值得提及的有马建平《朱敦儒南渡后的创作》(井冈山医专学报,2005年第4期)、许丽莉《刘克庄与仕潮知州交游考》(《湖州师范学院学报》2008年第3期)、谢永芳《汪瑔词学活动考论》(嘉应学院学报,2010年第9期)等。

小结

由上节综述可见,粤词研究起步虽然比较晚,但涉及的范围还是比较广泛,既有宏观的审视,也有个案的论析,一些重要词人得到比较充分的论述,但总的看来研究视野还不够开阔,研究方法相对单一,缺乏立足于现代思想高度上的深入开掘,许多研究尚停留在文献梳理和现象描述层面。纵观目前的研究成果可发现,对于粤词发展的各个阶段的研究明显失衡,近、现代的研究相对比较充分,而其它各阶段相对比较薄弱,尤其是作家、作品的个案研究还十分欠缺,目前只局限在几个大家、名家上。就已有的成果看,对粤词历史文化背景和岭南地域文化特质的研究也存在很大不足,粤词这方面的品质对于其词史地位和创作水平的判断具有关键性的意义。此外,岭南词与中原、江南词的比较以及地域文化和历史文化背景的研究还有待进一步深入展开。

开展粤词的全面研究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有明确的研究思路和总体规划,需要有文献的发掘和理论的创新,而不应只是材料的一般罗列和平面描述。

研究工作的第一步是文献的搜集与整理,进一步摸清岭南历代词创作的底数,尽可能全面准确地占有文献资料。首先要全面搜集自唐宋以来至近、现代(以20世纪中叶为下限)所有岭南词人(包括侨居海外的粤籍作者)的作品和外省词人在岭南的词作及其有关岭南内容的词作,进行校勘、考辨和标点,撰写词人小传,汇集为《岭南词》(或名《全粤词》)。可分为两部分续集,正编为岭南籍词人的作品;副编外省籍作者的作品,此编又分为两类:一为作者居岭南时的作品,二为作于外地,但以岭南历史、风土、人情为题材的作品。各部分所录词作均依朝代先后为序,作者均依出生年月先后为序。在此同时,可筛选重要词人的词集进行点校,以系列丛书的形式出版。粤词文献的整理目前已经有了一定基础,但如果从“全”的角度讲,仍有大量作品未被搜集整理,特别是近、现代众多的词集、报章刊载的词作未得到整理结集。由于时间跨度长和作品数量庞大,粤词文献的搜集、整理及编辑、出版将是一项需要一定时间的团队性的任务,需要政府有关部门必要的经费投入和高校及科研部门组织专门课题组开展工作。

关于粤词研究,最主要的课题是粤词史的探讨与描述。粤词经历了晚唐五代发端、南宋本土化、元明衰变、清初复兴、近代大盛和民国繁荣等诸阶段的演进过程。对于其中一些重要的问题需要作出理论上的辨析与论证,如中原文化南渐对于粤词的肇始的意义、宋代谪宦的创作对于建设岭南词坛的作用、岭南本土词人崛起的过程与原因、易代之际民族冲突与粤词的反响、清代粤词勃兴的时代背景、晚清与民国粤词繁盛的中西文化交融因素等等。以上问题有的虽有论及,但尚待进一步深入开掘。在粤词史的探寻过程中,一些重大的理论问题当予以深入的讨论,如粤词的总体风格特征、粤词与岭南文化的关系、粤词与近、现代中国政治的关系、粤词与岭南族群文化的关系等。

粤词创作的历史同时也伴随着粤词的批评理论的发展,因而对于有关粤词的批评和粤人词学理论的著述和活动的梳理和研究也是粤词研究必不可少的内容。在千年粤词的发展历程中出现了一些十分值得关注的词学理论成果,如陈澧不为浙常二派所笼绊, 论词既不轻弃,也不盲从, 而是汲取精华, 融汇新裁, 进而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词学观。再如叶衍兰论词将岭南诗的雄直之气与浙西词派的审美观念融合为自成一格的词学趣尚,积极推动近世广东词坛的去边缘化进程。又如民国以论词名世的学者陈洵所著《海绢说词》, 通过对四家词尤其是周、吴词的独立钻研, 深入一步, 将自己学词的认识植根于具体作品的剖析和艺术手法的归纳,具有较高的理论价值。民国间,梁启超对于辛弃疾词的研究及詹安泰、铙宗颐、杨铁夫等人的词学研究成果,都在近、现代词学史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对于这些批评理论成果,理应进行系统的归纳与概括,构建出具有岭南文化特色的词学体系。

在粤词及其批评理论的发展史研究的思路中,如下几个方面需要注意把握:

一是须将粤词作者作为一个具有某种共同地域文化特征的作家群体,放在岭南特定的地域文化和历史文化视野中观照,考察其发展的源流、演进轨迹、文化意蕴和艺术特征,以期揭示和描述岭南词独有的岭南地方特色。粤词是岭南地域文化的产物,也是岭南文化的载体。广东地处祖国南疆,具有迥异于内地的自然地理环境和人文环境,产生于其中的词必然被赋予岭南文化的特质。较之于内地词,粤词始终富于开放与多元的词学精神,不仅对于对于内地词广泛地吸纳与消化,而且扩散于海外,形成了一个海外粤籍词人群体,创作十分活跃。所有这些特点,研究中都需要给予特别的关注。

二是粤词衍生千余年,在这期间岭南社会文化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此粤词如同岭南文化一样,也是一个动态概念,因此不同时期的粤词虽然具有许多共同的特征,但它在各个阶段又有着前后相关却又各具特征的内容和形式。

三是近、现代以来粤词在中国词坛有着特殊的实绩和地位。由于广东地处祖国南疆,宋元之际和明清之际皆成为前朝政权流亡之地,而清末又成为外族入侵地,故民族冲突给词人带来极大冲击,从而极大地影响到词作的内容和风格的选择。近、现代粤词创作直追江南,词坛大盛,成为我国词文学创作举足轻重的重镇。特别是民国时期名家辈出,成为一道文化风景线。因此,这一时期的粤词创作和批评理论应是研究的一个重心。

四是须将粤词坛作为全国词坛的一部分来考察粤词的特色,从二者的联系中探讨粤词的发展、变化,进而进行理论的概括。粤词并非孤立产生,从发端到繁盛,始终与内地词坛,特别是词文学创作中心——江南词坛,有着交集和互动的关系,受到整个词坛大气候的影响。

经过扎扎实实的研究工作,粤词的真实面目将清晰、鲜活地呈现出来,成为岭南文化富于生命活力的一部分。《全粤词》和《粤词发展史》将是研究工作中最主要的两种成果形式,此外还可产生《粤词发展史年表》、《粤词作者简况表》、《粤词文献述略》、《粤词研究成果目录》、《粤词研究资料集成》及重要粤词作者词集及研究专着等成果。这是一项岭南文化开发中亟待完成的工作,也是广东建设文化强省的一项重要任务,有待于更多专家、学者的共同努力和政府及有关机构的重视与支持。